立博app_立博博彩app_立博体育网投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闲话美国“主流社会”

来源::未知 | 作者:立博app_立博博彩app_立博体育网投平台 | 本文已影响

常常听到有中国同胞议论美国的“主流社会”,还抱怨说进不去,我总是很困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想象中,好象看到纽约第五大道上有一群人气宇轩昂地走来,街边的人都仰望着他们。不时也有人往这群人里挤。有的挤进去了,于是也立刻挺胸凸肚,高视阔步。也有人被挤了出来,登时就有些萎靡不振,讪讪地跟在后头。
今天是星期六。早上起来,沏上一杯茶。平日上班,早上是喝咖啡的。浓浓的咖啡,几口喝下去,开车走人。喝茶要时间,留给周末,慢慢品。看着这杯茶,又想起这个话茬。我想,既然被称为主流,有一个特点是肯定的:主流社会的人数一定比支流社会的人数要多。

 

  领悟到这一点,我们来看看美国什么样的人多。白人,或者用“政治正确”的词,欧洲裔美国人。得了,没戏了,俺祖籍山东,在中国是主流,在美国不是。要想加入美国的主流,得去混血。不过,要混血得两厢情愿。有人做民意调查,把美国某个族裔的成员对另一个族裔的成员的接受程度分为同事、邻居、儿女亲家、配偶4个层次,问被调查者对不同族裔愿意接受到哪一个层次,每个层次给一分。结果是英国人可得4分,其它欧洲人3分到4分之间。中国人或亚裔被接受的程度在20世纪30年代可得1分,到70年代可得两分,进步不小。现在的情形不得而知,估计也就是2分多一点,也就是说第二代还行,第一代没戏,主不了流。

  掉头看见电视机,一想,不对呀,那电视画面上正好是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讲有关印度尼西亚海啸的事。他是非洲裔,但要说他不是主流社会的人,岂不滑稽。这个月里他要下台了,来了个非洲裔女子莱斯接班。看来美国的主流社会成员也不完全是白人。

  还有什么多呢?美国讲英语的人数最多。那么主流社会是按英语讲得好不好来划分?好象也不对。那个什么加利福尼亚州长的英语可不怎么地。他老兄从前当演员时在电影里二话不说,端起枪就杀人,卸了妆还就被选成了加州州长。让他考“托福”要能过了关才是怪事。州长还能不是主流社会的人?

  还有,我刚来美国念书时,那些教授们的印度口音德国口音搅得我一堂课记不下几个字,他们不是照样当了教授?教授是主流吧?看来口音不是问题。那么是文法好坏?可是要是按文法好坏划分就更不对了。不信你随便找个小学语文老师听听,我们的连选连任的布什总统三句话里就有两句有语病,难道他不是主流里的人?

  再想想还有什么多?美国老百姓有三分之二以上认为自己是基督徒,那基督教肯定是主流了。可是也不对。要加入基督徒这个主流一点也不费事,哪里有进不去的道理。拿我自己为例,从踏上美国土地的第一个月起就不断地有人来劝我皈依。他们代表的宗教有再生基督教、摩门教,还有什么耶和华证人教。来劝说的人里有神父、同事、朋友,还有街上走来敲门的不认识的人,个个苦口婆心。有个多年的同事曾经是个花花公子,女朋友换得比走马灯还勤。突然间他浪子回头,结了婚,成了虔诚的基督徒,每个星期六带着孩子去敬老院做义工。他见我顽冥不化,不肯入他的教,但又见我在本镇志愿人员救护队报了名,还是个常规献血者,摇头不已,说我是他见到过的最搞不懂的人。既然入教不费事,那教会就肯定不是同胞们谈论的难以进入的“主流社会”。

  剩下还有什么?大众文化?这就更难说了。美国的文化可能是全世界最多元化的了。北方的杨基,南方的土佬,领风气之先的洛杉矶好莱坞,食古不化的波士顿的学究们,谁是主流?就拿流行音乐来讲,乡村、摇滚、爵士、数来宝,你方唱罢我登台。昨天是“物欲女孩”麦当娜内衣外穿,今天是“毒女”小甜甜露出肚脐,还有女歌手杰克逊当着现场几万人以及电视机前上亿观众的面让同伴把胸前的衣物拉开,春光乍泄。转眼间,麦当娜自己做了母亲,言必称我主耶稣,潜心写作儿童读物,传道济世。

  唯一多年不衰、举国一致、进军全世界的美国大众文化的代表恐怕要数麦当劳快餐,可它近来被大众媒介拼命攻击,说它是造成我们美国男男女女鸭梨般的身材的罪魁祸首。昨天还是主流,今天就已经落伍。不过,要吃快餐还是很容易,不会被排斥在外。

  百思不解之余,联想到自己多年来很不以为然的一件事:从幼稚园开始,美国老师们就反反复复地告诉每一个孩子,“你是一个特殊的人”,还紧接着添一句,“别听人家说你不是”。看看自己的孩子,再看看孩子的朋友们,不都是些普通的孩子嘛,看不出他们每人特殊在哪儿。本想发发异议,知道自己拗不过老师,又不愿破坏孩子的良好感觉,也就作罢。终于有一天突然想到,这句让美国孩子从小听到大的话,恰恰就是美国文化的精髓。美国社会奠基在个人主义上。这个特点使得每个个体都是社会的主体。你按你的愿望选择你的生活方式,请你也让我按我的愿望选择我的生活方式,谢谢。记得有位早年到美国留学的华人学者半开玩笑地说过,在中国演讲时,问“大家好”;在美国演讲时,问“各位好”。前者强调一个“同”字,后者强调一个“异”字。一句问候语里的小小差别,包含了世界观的巨大差异。

  有些同胞心目中的“主流社会”其实指的是美国的上层,所谓的精英。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需要另外开题讨论。任何社会都有一个精英阶层。美国的精英阶层成员据说有这么一些特点:白人,高学历,职业人士,非宗教(secular),车内的收音机多定位在全国公共广播站(NPR)。除开白人这一条,跟你我恐怕没有太大的差别,共同语言是有的。但是,你能不能进入这个俱乐部,要看它的成员接不接受你。要人家哥们儿跟你打交道不光得有那个必要,还得感觉愉快。你老兄要老是抱怨人家把你排斥在外,我看你的幽默感很成问题,别说美国精英阶层的人士,怕是你自己的同胞们也未必愿意跟你往来。随缘造化,别把自己太当那么回事儿。

  话说回来,要想让其它美国人把你当自己人,你就得有个主人的样子,而不能老把自己当客人。在这一点上我们常常犯糊涂。有人举例,我们到中国去是“回中国”,回美国来是“回美国”,回来回去,话语之间,说不清自己的家在哪里。外国人归化为美国公民,有个“第一忠诚”的问题:你首先是忠于美国还是从前的母国。经过第一、第二两次世界大战的考验,基本上没有人对欧洲移民的第一忠诚表示疑问。二战时,美国经历了珍珠港事件,亡羊补牢,据说政府担心业余间谍太多,不得不把全国的日裔美国人送进集中营。在“9.11”后,联邦调查局立刻把全国的中东裔穆斯林男子监视起来,也是对这批人的第一忠诚不放心。亚裔整体的表现还有待考察。欧洲人到美洲新大陆是来做主人的,而我们的华人前辈是来做劳工,做客人的。现在你我来了,拿出主人的模样来,“我来到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在这块土地上占下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

  有人说,亚洲人很在意欧美人怎样看自己,欧洲人也很在意美国人怎样看自己,只有美国人根本不在意任何人怎样看自己。一个自在的人。这就是美国人。过你自己的日子,也别妨碍别人过日子。在美国能若此,你就是主流了。


立博app_立博博彩app_立博体育网投平台